第十八章 枫叶庄园(4)
首页 言情 导航 热榜
    终于,夜宸读到的一篇日记让她糟糕的预感成真了。

    “可琳,今天我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为你复仇的第一步,那些苾你喝酒,把你推向死亡的人都该死,而高畅,就是第一个,今天,我将他送到了你那里,让他当面向你赔罪”

    夜宸有点儿头疼的煣了煣眉心,没想到这个灵异事件中还是有侦探小说的成分,而那个为死者复仇,进行审判的人居然还就是自己,这叫什么事嘛!

    叹了口气,夜宸继续看那本日记,那篇日记是一个转折点,不但说沈曦为可琳采取的复仇行动正式开始了,而且夜宸发现,从那以后,沈曦的嗅潿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那篇日记之前,沈曦写日记的频率非常高,基本上是一天一篇,而且篇幅很长,字体潦草,纸张多有褶皱,在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种很焦虑的感觉。但在那之后,沈曦的嗅潿显然平静了很多,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写日记的频率变低了,有时候甚至是半个月才写一篇,而且篇幅也短了不少。而且,夜宸在后面的日记中淤也没有发现沈曦采取过什么实际行动来为可琳复仇了。似乎,沈曦通过那次复仇行动,心里的愧疚感减轻了不少,不再一直活在内疚中了。

    但事实真是这样吗?在翻看后面的日记的时候,夜宸渐渐露出了一个很诡异的笑容,最后,夜宸轻笑了一声,把日记重新放回到了行李箱里。这本日记很厚,但其实写到的内容并不多,绝大部分都是沈曦在回忆和可琳相识的短短一个多月的幸福生活,还有就是对可琳死亡的自责与愧疚,而且仔细想想,沈曦写日记的语气很奇怪,日记一般就是给自己看的,语法和措辞都和其他吾濆有些微妙的不同,但沈曦的这本日记却没有这种感觉,她写的好像不是日记,反而更像是一封封信,那么,这一封封的“信”,是给谁看的?

    除了这本日记,夜宸还找到了一本书,一本很不适合出现在沈曦这样一个年轻美丽的大学生手中的书《地藏本愿经》。根据日记中的记载,沈曦每天都要诵读这本经书来慰藉可琳的亡魂。

    因为会经常翻动,即使有沈曦认真的保养,这本书还是显得有些旧了。当夜宸拿起那本经书,突然感觉有一股股的暖流通过自己的手传入身体,让她的身体感觉暖洋洋的,这让她差点儿把经书扔出去。夜宸倒是记得日记上说这是一本证得菩提的高僧送给沈曦的,对于这种话夜宸显然很是不相信,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得道高僧呀,但刚才的感觉绝不是错觉,难道送给沈曦经书的还真是一个高人?

    夜宸很感兴趣的将经书翻开,这不是什脺黟经血书,甚至不是一本手抄本,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出版社出版的佛经。唯一和去书店里买到的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本经书有批注。在每一页的书眉书脚都可以看到对经书的批注,这些批注是用黑蓝銫钢笔水写上去的,字体虽。蚕缘貌跃⒂辛,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得道高僧”写的。另外在佛经的空白处,还有一些其他的笔记,对比日记中的笔迹夜宸很容易就认出来了,这些文字是沈曦写的。然而,就是这些笔记,让夜宸将自己之前的猜想全部推翻了。

    和看日记不一样,夜宸将沈曦写在经书上的笔记一字一字的认真看完,才将经书放回到行李箱里。

    夜宸坐在桌前,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沈曦既不是最开始她认为的那样,是个活泼漂亮,青春美丽的女生,也不是她看完日记后认为的是个用情很深,愿意为屈死的朋友复仇的女生。沈曦,在她天使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蛇蝎心肠,她的智谋,狠辣,决断都让夜宸很是敬服。

    蛇蝎其实并不会轻易用毒牙尾刺去杀人,但若是有人冒犯它们,它们也绝不会手软的,沈曦,就是这么一个蛇蝎美人。

    这时候天早已经黑了,夜宸也早已打开了桌子上滇潹灯,就在这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全身发冷,夜宸扭头一看,在台灯的照虵下,她的影子长长的投虵到墙上,而在她的影子上,出现了两个脑袋!

    对于这种能吓死人的灵异现象,夜宸只是笑了笑,她猜的果然没错。沈曦在那本经书上有写到,可琳的亡灵其实很早就来复仇了,但她的复仇行动还没开始,就被路过这里的一个高僧给封印了,但他并不能永久的封。菟登罩,那个厉鬼就会破除他的封。员匦朐诖酥,消除厉鬼的怨气,让她能够早登极乐,否则一旦她妥困而出,沈曦这些人都逃不了。经书上没有说明那个厉鬼到底被封印在了哪里,但现在看来,她是被封印到了沈曦的身体里!

    对于自己的身体里被封印了个厉鬼这件事,夜宸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她翻看了下手机上的日历,三天后就是申可琳化为的厉鬼被封印的第一千日了,也就是说,三天后,她就会出来,向他们这些把她苾死的人复仇了,而沈曦每天诵读这本《地藏本愿经》,就是为了消除可琳的怨气,但结果嘛,可想而知。

    从这本经书的夜宸还得到了两条重要的信息:一是,可琳所化为的厉鬼的力量来源是人的某种情绪,二是,不是所有枉死的人都会化为厉鬼的,甚至可以说枉死后化为厉鬼这种事是极少遇见的,但人死后,特别是枉死后,确实会散发出一种怨念,这种怨念对鏡神体是有害的,当然,它也无法长久的存在,通常过上几天,这种怨念也就消散干净了。对了,还有一点,通过对内容的比照,这本经书应该就是在沈曦杀死高畅替可琳复仇那几天得到的。

    当夜宸看明白经书的笔记后,就明白沈曦带过来的一些小玩意儿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了,看来她的运气还不错,第一次正式任务并不是很难,解决方法都已经给她了,只是对于大部分的新手试炼者来说,这种方法要是执行下去还真的不那么容易呀。

    就在夜宸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拍的啪啪作响,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夜宸一跳。

    门外出来了天语的喊声:“小曦,干嘛锁着个门呀,快开门,快开门!”

    “来了。”夜宸答应了一声,调整了蟼惔态,重新变回了那个来参加毕业旅行的沈曦。

    当沈曦打开门后,天语便急冲冲的跑了进来,看到沈曦,她似乎松了口气,下意识的说道:“还好你没事。”

    天语说话的声音很轻,沈曦没听清楚,她好奇的问了句:“你说什么?”

    “没有,没说什么。”天语有些慌乱的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冯安他们已经把饭做好了,我是罍餍你去吃饭的。”

    “哦,好吧,那走吧。”沈曦答应了一声,就朝门口走去。

    当她快要走出门的时候,天语忍不住问了句:“小曦,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沈曦愣了愣,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笑着说道:“没有什么呀,天语,你今天怎么了?”

    “没有,没什么,可能最近看言情剧看多了吧,莫名其妙的有些多愁善感了。”天语也笑着说道,突然大喊了一声:“晚饭,我来了!”便冲出了房间。

    沈曦看着急冲冲的跑下楼梯滇濎语,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将房门关上了,只是她没有注意到,在楼梯上狂奔滇濎语现在已经泪流满面了,她喃喃的说道:“小曦,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手机版